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来稿选刊/正文
昭通印象

文/洪耀辉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0-11-25 10:22:51 星期四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昭通对于我而言,有很大的诱惑,是中原文化印记的昭示?还是人才俊杰的魅力!想象中那里人杰地灵,素有“南丝绸之路”的峡关隘道上,演绎着无以计数的历史故事,那些前辈和先烈们的名字,把昭通的风卷云涌、大起大落、星转斗移,镌刻在沧桑的岁月河之上,那应该是昭通永久不衰的魅力和生命的魂了!

    我们此行是去参加一年一度的云南广播电视奖电视社教节目评选会。因为时间紧,坐车去怕耽误了时间,但乘飞机只能提前一天,昭通两天才有一个航班。从昆明到昭通乘坐飞机只需要半个钟头,对于云南来说,那应该是最短的飞行里程了!下飞机乘车到昭通市府所在地的昭阳区,也不过十多分钟的时间。早晨八点多钟,刚淋过小雨的昭阳区显得格外的清新怡人,车水马龙早已喧沸了城市的宁静。

    一斗碗芳香四溢的羊肉米线,一双双在大锑锅内煮得热气腾腾的筷子,外加一碗羊杂碎、小米辣、薄荷、酸菜、昭通酱,满满当当的食客,老老少少毫不拘束,稀里哗啦一通,口里还在吸着冷气,你虚寒的脾胃已经热血沸腾,额头冒汗,昭通的一些印象,就在此刻情不自禁地弥漫开来。

    啊啧啧—好安逸哦!与闻名遐迩的过桥米线相比,别有一番风味在心头。不免回过头来看了看这家老字号的小食店。于是,不约而同地出城上路,向大山包出发!

 

大包山——季节之鹤

 

    出城。首先是一坝的稻田,一坡一垅的洋芋、包谷地,然后就是成埂成片成林的苹果原生种植基地。随行的昭通广电局的朋友盛情邀请,八九月份,再到昭通品尝苹果!从他的坦诚、直率和自豪的语气里,我相信昭通苹果名不虚传!

    盘山九尺道,柏油路少了些许的颠簸,但对于长期生活在高原上的人们而言,这样的盘旋就像山鹰在自由飞翔,心有多高,天就有多宽。当天天气时阴时晴,对于自驾车和探秘的朋友,何尝不是谨慎的驾驶中,心灵的又一次守望和放纵呢!

    三个多小时,路上迷糊了很长一段时间,错过了许多看风景的机会,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匆忙中忘了带上相机和DV机,另外是行程中没有任何活动,我们是幸运星了!

    鹤乡——大山包驻足点。影视界的老师朋友一出车门,只有咔嚓咔嚓的镜头语言,简单的行李就搁在车上。走进鹤乡“高原红”小巧的餐厅,一阵扑鼻的清香迎面而来,这里的朋友已经早早备好了农家风味。

    忙不及地一口喝下杯中的香茗,昭通的朋友才说“慢慢喝,多喝点,有的是!”,哇塞!甘甜清香、圆润绵长——这是啥东东?苦荞花茶,没的说——好茶!

    一桌地道原生的鹤乡饭菜,土鸡、炸洋芋、竹笋、黄浆豆腐、腌肉、干巴牛肉、荞麦酒(饭)等等,筷子是多余地,看墙上作家们写就的墨迹,摄影家悬挂的作品,听朋友高兴地闲谈,午饭让大家风卷残云,杯盘狼藉。

    当天中午,正赶上鹤乡的街天,小街子简朴而不失热闹,山肴野菜、驮驮子的马匹、服装铺以及来往的吆喝人流,构成了一幅山村版的生活画卷。而吸引我目光的要数厚约20公分、宽约1尺左右,正正方方的一敦敦雪白雪白的豆腐,还有装在瓶中黄橙芳香的岩蜂糖以及苦荞产品等地方特产,这些原汁原味的土特产品,应该有很多的由头和智慧传奇了。

    鹤乡的施工现场一派繁忙景象,当地的基础设施建设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大山包方向,简易的门票站贴在花杆上。记者证以及旅游部门的人为我们疏通了前行的道路。土石路两边辽远开阔,牛羊马匹点缀着湿地的美丽,标准的西门达尔牛,大个子的昭通绵羊,行水处次第漫开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山形地貌像这些绵羊脊背隆起的馒头。四野之上,没有摇曳的树影,只有绿色草茎浮动的馨香弥漫在高天厚土之间,猎猎的山风变成了想象的翅膀。沿途还是艳阳高照,而一进入大山包的地界,能见度不到两米的水雾把你迷惑住了,发烧友们相机的快门也失去了作用,但兴致高涨的人群沿着湖岸和精心修筑的瞭望孔旁,听涛撩雾。试图打开漫天的雾纱,一睹大山包圣湖的尊容。

    伫立湖畔,思绪像雾像雨又像风,只有对着微波不惊的圣湖神鱼大声喊道——大山包,我-来-了!

    昭通的朋友告诉我们一件有趣的事情,前些年,这里的交通条件很差,但不能阻挡前行探秘者的脚步。沿海地区的一群摄影爱好者自驾车慕名来到这里,当时拍摄黑颈鹤最好的方法就是挖地坑,然后全副武装,背好长枪短炮在此守候,运气好了,设备必须精良,不然拍到零距离的照片很难。大家在坑里蹲了一天,雾气很大,然后打道回府,可到了宿营地,发觉少了一人,当时通讯条件差,无法联系,只得驱车返回,大家四处找寻,最后才发现这位“战士”冻僵在离湖边很远的一个坑里,经过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后来人们把这种拍摄技术,形象地比喻成“狙击手”。此事引起了昭通市领导的重视,就在湖边修筑了“战壕”,望向湖边都是透明方格子的玻璃窗,上边有草皮覆盖,在里边可以闲坐,极大方便了影视拍摄的需要,近年来的治理保护,湖里水生物充沛,再加上人工投食,鹤群数量逐年递增。鹤舞大山包,人鹤相融的关系更加亲密了,每年的农历九月九到次年的三月三,一千多只黑颈鹤在这里嬉戏游乐,构成了一幅天上人间绝美的画卷,前来观鹤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在大山包湖下一低洼避风的地方,我们看到省科学研究院投资修建的黑颈鹤康复收容所,铁架网间的湿地内,一只冠子发红成龄的黑颈鹤,闻声不惊,悠然觅食散步。据说自从发现这只鹤翅膀折断到收容它,破费一番心血,最终以当地村民用套脚扣的方法抓到它,但伤势太重,时间又长,人们倾尽全力,最终没能让它飞起来。遗憾是一种美丽的错误,就像维纳斯的雕像,但人与动物之间,什么才是抵达彼岸的关爱呢?在大山包,一只受伤多年的黑颈鹤,一群常年斯守山魂的人们,用大义之爱,拯救着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松!有位朋友开玩笑地说,它纤美的细脚可以启示爱美的人们去练健美操,是啊,人类何尝不是智慧的发明者,但同时又是愚蠢的破坏者,在今天、明天和未来之间,我们无时无刻在逾越鸿沟又在自欺欺人地制造俗不可耐的错误,人类爱美,但都在修饰;自然之美,无法链接。就像大山包受伤的黑颈鹤,终日困在安适的笼中,他所有的思想和欲望都是人们的想法,它的家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也有儿女亲人和朋友吧!但目前为止,它至少已经享受到了自然界中无以企及的呵护与关爱,即便身上的羽毛逐渐退化变成灰褐色,但每年的冬天总是很近,因为春天已经过去,属于候鸟自由的天堂没有围栏!

    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能否让这只季节的仙子,在每年的冬天,与每年迁徙越冬的同伴,来一次短暂的相会呢!那应该是大山包冬雪之中最温馨美丽的时光了!

    转身离开大山包的时候,才发现每个人的头发都变白了!莫不是朝如青丝暮成雪了?大家相互看了看,哦,原来是雾气的结晶,让我们每个人的灵魂进行了一次膜拜和洗礼,影像之中,最美的季节之鹤,一如蒙娜丽莎的微笑,烙印在我记忆的深处。

 

鸡公山的魅力

 

    返程。风吹草低见牛羊。

    原路返回,到驻地鹤乡。目标——直指鸡公山!

    仙人田——仙人遗留下的天梯!从山脚一直爬上了天。大片大块的洋芋、荞麦地,玉绿碧翠,绽放的洋芋花雪白、紫红,像古仕女头上的发髻,一垅一行诗,一片一美文啊!难怪昭通多出毓秀俊杰,莫不是这风光山水熏陶所致,亦或是苍天的造化与垂青!

    车辆穿行在绿色的盘山道上,一路颠簸,一路望景。四时不定的风向标,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突然之间便是阴霾天气,雾雨重重,偶尔抬头掠向窗外,朦胧中不时遇到披着毡子的牧羊人向我们挥手致意,还有满坡满坡时隐时现的羊群,就像飞机穿越高空掠过的云团气雾。随后在开阔的草地上,一群群的牧人一群群的牛羊马匹三五成群的猪鸡,在大自然的天然植被中悠然觅食,这样纯净的环境,何尝不会培育出原生态的土特产呢!但是路的确狭窄颠簸难行,散落的村庄三三两两,渐渐消逝在视野中。

    半个多钟头,车子行至鹤乡跳墩河水库的堤岸上停下来,我们来到了鸡公山脚下。据说过去这条河流每年汛期经常泛滥,如今修了水库,保了一方平安,还有效提高了灌溉。雾霭之中,有三两只马匹风风火火跑来,附近的村民听到游客来了,村组长就忙着吆喝起来,近二十号人马的队伍,让跳墩河掀起不小的波澜。

    走惯了山路的三四位新朋老友,毫不犹豫地择山路步行。尺许宽的土泥路,雨雾后略显潮润,斜斜的草坡要顶上了天,软软的草皮,被强劲的山风一吹,人就开始飘浮起来。到鸡公山的入口,马匹停止了前行的脚步。一条约一米多宽斜坡平正的青石板路向上延伸,两边水泥栏杆上铸上了两排铁链子。此时,峡谷的风像一把电吹风,而雾气就是啫喱水了,一个劲地把你贴向左边的草坡。走过青石板路二三十米,便到了木栈道,一样地修建得牢固结实,但栈道下黑黢黢突兀的椭圆巨石以及山竹野草丛生的地带,只能长上想象的翅膀了。在宽阔的地带,厚重坚实的铸铁架上,已经钉上坚硬厚实的木条,置身其中,恍若隔世,云雾飘渺间,有人在惊呼,慢慢跑到护栏旁,眼睛刚望出去,赶紧又把头扭向一边。我的天!一只千仞绝壁雄傲的公鸡,正引吭高歌,丝丝冷风和大雾掀开你的额头,双手不自禁地抓住栏杆,生怕公鸡一激动,就被扑棱的翅膀扇了去。由于雾大,看不清鸡公山的原貌,但脚下的悬崖峭壁告诉我,这不是梦里的童话,而是人间的写真!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里可是龙隐凤翔之地呢?意念之中,眼前隐约可见的这只公鸡,应该是凤凰的化身了,亦或是展翅欲飞的仙鹤,飘渺的云雾就是传说中的龙了,难道这千百年的等候之后,与大山包的黑颈鹤不期而遇,还是由来已久的约定!随行的老师们饶有兴致地按动着快门,他们说虽然拍出的画面有点像蒙太奇,但经过电脑处理,山形原貌依然会逼真。年长的老师突然发出感叹,中国的名山大川无以计数,但面对鸡公山,很多都变成了盆景!我看到过庐山的俊秀幽谧,领略过张家界的奇峰毓秀,但在鸡公山上,我已经忘记来与去的路,海拔3400米的高度,这是七彩云南滇东北最美的风景之一,这样的绝世奇观,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留给人类的奇迹了!据了解,从谷底而上,垂直高差就达3000多米,这样的峡谷群在鸡公山纵贯线就有几十公里,目前,昭通正在全力打造景区建设。

    昭通的朋友一直跟随着我们,他的讲解诉说一直让我吃惊。现在的观景台岩上,过去是羊肠小道,主要是山里山外的人们联络的纽带和生命线,从谷底到对面山上,行程就是一天,当地的人们起房盖屋,要从鸡公山对面的谷底人家住上数月之久,备齐木料,待干透后,由强壮男劳力人背肩扛,从谷底绕着鸡公山的盘山小道,爬上对面的山头。我无法想象过去岁月中那些艰辛负重的日子,更敬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爱家爱根的秉性,以及不畏命运羁绊的精神和力量!

    当地人说,从谷底盘曲而上,顺着鸡冠公山的尾巴、脊梁一直可以走到鸡头,那又是一种怎样惊心动魄的历程呢?风云雷电之中,人恍若飘渺在恍惚的梦中,恐怕走路也需要百倍的勇气了!过去曾有人在这里殉情,那该是悲壮凄美的绝唱吧!因此,这里又叫殉情谷。有朋友开玩笑地说,殉情之人可能在半空中就已经吓死了。我不苟同以这样的方式了解命运的轻狂,更不愿意大书特书去宣扬遥远的世故。昭通广电局的朋友告诉我们,前几年在这里拍摄专题片,竟然把大摇背安装在如今的观景台旁边,不免让人倒吸一口冷气,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有人还把小羊用篮子背着放到鸡公山的小道上,那羊子小腿直打哆嗦不会走路了!想想为了事业为了生命的艺术,而忙碌奔波的工作者,我心生一种敬仰,无需用语言去渲染,更无须刻意的标榜,就像悬崖上不经意开放的野花,看到它们,就知道生命的力量多么绚烂倔强,人生不能复写的脚印在这里可见一斑。

    朦胧之中,我看到牵马的人稳稳当当地坐在悬崖的小道上,甩几声山调,摆摆龙门阵,笑谈之间,淡定自若!我忽然被这种下里巴人的原生场景感动,他们不正是鸡公山鲜活的魂魄吗?年复一年,用鱼鳞板的脚丈量着生命的高度,沧桑的脸庞永远镌刻着灿烂的太阳,我们需要俯下身来,去走一走看一看,风清朗月的山谷之间,一直被我们自己漠视和忽略的感动,还有那一首首不能忘却的民歌。

    暮色之中,望着热心守候在路口的牵马人,我们不忍善意的伤害,纷纷骑马返程。闲谈中得知他们都是跳墩河附近的村民,二三十户人家都养着马匹,经济来源除了便卖土特产,大部分来自旅游旺季牵马的收入,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找到几百元钱,因为单边骑一趟马只收十元钱,除村里三分之一提留外,其余归牵马户所有。言语之间,他们谈笑风生,每每谈及山外的世界,心里充满了期待和向往,为我牵马的妇女告诉我,因为田地较少,地里主要种植包谷、洋芋和荞麦,家中饲养得最多的就是猪鸡、羊群和马匹了,村里很多人都到外面打工挣钱,里外照应下来,家里的经济收入还算可以。

    笑着谈着,我们回到了跳墩河河堤上。暮色将至,他们盛情地邀请我们去家里做,婉言之间,心生一种默默地温情,他们内秀之中流露出来的是坦诚、好客、直率,城乡之间缺乏的就是一种平实的沟通。望着朦朦胧胧的雾中远去的背影,谛听回旋在山岭间清脆的马铃声,山风镌刻着鸡公山此去经年的箴言,他们不正是鸡公山经久不衰的魅力吗?几度岁月沧桑,青山依旧在,祖祖辈辈守望的远山,已经深深烙印在山民们的心上。

    祝福鸡公山,祝福所有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追寻你的脚步永远也不会停止!

 

昭通的味道

 

    苦荞米、苦荞面、苦荞米茶、绿豆糕、昭通酱……这些都是从昭通带回来的礼品。回到家,才发觉有些东西我连名字都忘了,只得发信息、打电话向朋友求援,很是可笑。

    在昭通,我们有幸看到世界杯赛的开幕式,接下来的几天里,足球赛成了每晚有空必看的盛宴,但“嗡嗡祖啦”的高分贝音响,只叫人头皮发麻,耳朵嗡响,就连第二天看节目的听力都受到些许的影响。信手翻看搁置在酒店内的《昭通文学》杂志,更是让人难以释怀,无法入眠。索性看了一场球赛之后,就到昭阳区烧烤摊去逛逛。

    虽然是六月份了,但昭通的气温早晚温差大。接近午夜时分,丝丝凉风挟带着点点寒意,但对于长期居住在高原的我们而言,恰到好处,用当地方言说就是——好安逸哦!

    在昭阳区上街。一处新建开发的斜坡小街,石条子铺成的路面一泻而下,街上的商铺已经打烊。行人和车辆被世界杯邀请回家。明亮的街灯映照着散发着余温的烧烤摊。零散的啤酒瓶、可口可乐,摊位上数量不多的土特产品,还有三两个吃兴未尽的过客,我们就是其中的一群馋客了。

    烤牛肉(羊肉)串、烧洋芋,外加几个让老板说出菜名的菜。那牛羊肉用竹签串着,乍看不起眼,待把一捆的串儿在装有香油、花椒、小米辣、酱水、芝麻等调料的缽中一涮,再放到炭火架上一烧,整条街上便芳香四溢,垂涎欲滴的我们,便大开杀戒,呼啦啦大吃一通,实则肚大脖细,额头冒出了汗珠,连连向老板招手,饶了我们,别再撒辣椒面了。一顿笑谈定格在弥久温馨的时光之中。

    开烧烤摊的是一对中年回族夫妇,他们一眼看出我们是外地人吧,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我们则用方言与他们对话起来,这下变得格外亲切起来。听他俩说俩口子原来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因为田地少,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靠种田盘地,一年到头入不敷出,为了养家糊口,供读孩子上学,就到昭阳区打工,这一拼就是八九年,这一拼就拼出了属于自己的天地!如今,他们有了自己的商铺,白天打理铺子,晚上摆烧烤摊。仅烧烤摊最多时候每晚可收入四五百元,少时二三百元,加上铺面的收入,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他们都还很年轻,有做生意的头脑,又会招揽生意,想必三五年之后,又将会成为引领村民致富的带头人,亦或是城市上空双重身份的守望者。

    灯火阑珊处,羊肉串的芳香、烤洋芋的纯正、黄浆豆腐的软滑绵长、江鱼的清纯浓香、苦荞茶的馨幽悠远等等,一股脑闯进心间,昭通的味道就像大山包的黑颈鹤,又像鸡公山的美景。但确切地说,她更应该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默默创造出的绚烂多彩的民族文化、风土人情!因为,这里有一群又一群无私无畏的文艺工作队伍,信手一翻,灿若星辰的美文诗词,就像满山遍野的苦荞花,点缀在滇东最北的高原上,红土染就的气韵,涤荡着彩云之南的星空。我渴望与他们会晤,哪怕只带着一两句可以慰籍心灵的诗句!

    短暂紧张的评奖结束之后,匆忙打道回府。便有一种想写写昭通的念头,可惜笔力不济,加上对昭通的认识只是凤毛麟角,只得赶紧查阅相关资料。才知道昭通市位于云南省东北部,地处滇、川、黔三省结合部,与贵州、四川两省接壤,地势南高北低,最低海拔267米,最高海拔4040米,幅员2.3万平方公里。2001年8月撤地设市,辖1区(昭阳区)10县(巧家县、鲁甸县、永善县、大关县、彝良县、威信县、镇雄县、盐津县、绥江县、水富县)172个乡镇(办事处)。2004年末总人口524万人,有彝、苗、回等23个少数民族52万人。

    多少年来,各民族兄弟姐妹在这里相濡以沫,繁衍生息,亲如一家,每年近百万的城市务工人员,为昭通的明天创造着财富......回首昭阳区拔地而起的座座高楼大厦,心潮涌动;撩开云雾,看看藏金蕴宝的河流山川,对于昭通的印象,解读才刚刚开始。

    作为一名匆匆的过客,除了脚印,心灵上的一些印记永远无法抹去。我始终相信,只要守住了文化生命的根,灵魂之树将会越来越茂盛。

 

作者系云南迪庆香格里拉县城长征大道37号迪庆电视台总编室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