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丽江,让我的情感措手不及

文/王 勇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1-08-15 10:05:34 星期一  来源: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在游历大半个中国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丽江。本来这次采访是没我的份的,只是由于刚刚经历了一场感情风波,领导有意放我出来散心,便额外增加了一个名额。

坐在飞往丽江的飞机上,同行很多人便对这个“艳遇之都”垂涎不已——99%的艳遇指数,怎不令我等孤男寡女魂牵梦绕?

可惜飞机飞地太快了,我还没有来得及洗去从西藏带下来的尘土,便一头扎进了水乡的温润之中,多少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情感上的措手不及。

 

初见丽江

 

记忆中的丽江,是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这里有白雪皑皑玉龙山、摩梭风情女儿国、深山峡谷虎跳峡、象形文字东巴文、古朴风情老古城、音乐奇葩纳古乐、高原湖泊泸沽湖……不胜枚举的异域风情使得丽江成为我心目中的图腾。

平时由于工作关系,我们这帮电视人对于美景基本上都不感冒了,但丽江的纳西特色还是让我们有了放弃住在酒店的冲动,大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一群大姑娘大小伙也变成了孩子。

熟悉丽江的朋友告诉我们,丽江的天气就想娃娃的脸,几乎每天都会下雨,不过好的是这雨来得快走的也快。

真巧!我们刚踏上丽江,正好就赶上了一场秋雨。透过车子的窗户看到,雨丝怎么也扯不断,细细密密地笼罩着丽江城,让人有冲下去淋个痛快的冲动。

幸运的是,雨一会儿就停了。走下汽车的我们,徜徉在刚刚洗刷完的丽江,眺望远处或舒或卷的云朵,心情十分舒畅,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玉龙雪山

 

在丽江的平原上,丝毫不见西藏路上的凶险,惟一能让我和几天前的旅途联系起来的,只有古城之外的那座叫玉龙的雪山。夕阳的斜晖映照着山上的残雪,山体反射出金灿灿的光芒,一片白云徘徊在山顶上方,像是给雪山戴上一顶硕大的花冠。山前仍有薄雾,像轻柔的纱,使雪山略显缥缈,却掩不住那金色的光辉。

玉龙雪山在逶迤的群山之中竟显得如此伟岸,即便在凄美的夕阳残照里也孤傲依然,令人顿生敬畏。之前我看到这样的情景是在郧眨云南和西藏接壤的一个县城,那里有更加著名的梅里雪山。跟随我们走了大半个中国的一辆北汽2023补给车在那里长眠与此,司机死里逃生,却也从此在我们的摄制组中“失业”了,提前回程。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暮色低垂,阳光隐去。渐渐地玉龙雪山也失去了光芒,一瞬间变得幽幽暗暗。

夜,降临了,古城,万巷欢腾,灯火辉煌。我的内心充满了敬仰。

 

明清建筑

 

华灯初上,内心颇有想头的我们自然要换上体面的衣服。彼此赞美一番后,便开始游走在了古城的巷陌之间。

碎青石铺就的小路,磨得非常光滑,由于走得人多了,路面也有些不平,随行一个20岁小女孩走在上面直喊脚疼。不过那些平时喜欢溜须拍马的小伙此时完全没有了怜香惜玉的男子气概,只顾眼睛贼溜溜地四处扫描。

两旁古老的砖木结构小屋,错落有致地挤在一起。白的影壁,暗红的排门,灰的瓦,以及本色的木栏。从小在江南水乡长大的我知道,这些,便是让丽江在国际上名声大噪的明清建筑群。

古城中大片保存完好的明清时期的民居,多外为土木结构的“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走马转角楼”式的瓦屋楼房,既讲究结构布局,又追求雕绘装饰,外拙内秀,玲珑精巧。

一位看惯灯红酒绿的80后说,这样的建筑一不流行,二不时尚,有什么好看的,你们走快点,看看前面有没有什么好吃的,或者看看美女也行啊。

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建筑竟然比不上几个花瓶式的美女,我只能无语。

 

美味不“美”

 

丽江小吃名声远扬,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青藏高原苦旅,饥肠辘辘的我们,自然不会放过这里的各式小吃。

不幸的是,这些菜肴尽管看上去很有特色,可吃到嘴里却谈不上“美味”。我们几个人几乎都是乘兴而致,败兴而归。后来我们将原因归结为,大汉民族的食文化源远流长,少数民族同胞只能望其项背。

我相信,很多普通的丽江菜肴若是交给成都人民或扬州师傅,定能摇身一变成为令人叫绝的美味佳肴:丽江粑粑、苹果饼、烤鱼、黄豆面、鸡豆凉粉、丽江酸辣汤、丽江米线……

但我同时又怀疑,是不是我们之前的期望太大而将丽江小吃神化,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抑或是狼吞虎咽的我们,压根就没有静下心来细细品位这人间极品?

我想应该是后者。

而这,又何尝不是我们自己的遗憾。

 

小资天堂

 

小桥流水、柳枝低垂、红灯高悬……繁华的江南也保持不了几分这复古的风韵。枕河临水,随处可见酒楼、茶肆,丽江的“小资”,像北京的什刹海,有很多临水的酒吧。

丽江古城里众多风格不一的咖啡酒吧,也成了让伪小资们津津乐道、流连忘返的夜场。来自五湖四海的迁客骚人,情侣眷属,在此或高谈阔论,或纵酒狂歌,或缠绵私语,或海誓山盟,奢靡浮华之风气仿佛一剂春药,让古城沧桑腐朽的躯体散发出不伦不类的性感与暧昧。

“你不去丽江吗?全国的‘小资’都去丽江。不在丽江,就在去丽江的路上。”来丽江前,早就听说这里是小资的天堂,常看到有人会写出“身影落寞,有点忧郁,有点期待”的女小资形象,更是让无数猎艳高手趋之若鹜。

可在古城的夜晚,游人如织,川流不息,众多美女夹杂其中,稍纵即逝,茫茫人海,滚滚红尘之中,唯有徒生那“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国宝古乐

 

在德钦,有个藏族朋友和我提到了纳西古乐,没有听过,更没有看过。在2002年,却还不知道那个叫宣科的“大人物”,今天他成了纳西古乐的“救世主”。

演出开场。

台上清一色的着旧式衣衫的老先生。有的已经很老了,需要人搀扶上来。额枋上挂着一溜遗像,都是这个特殊的演出队伍当中已经故去的老先生们的照片。终于,一身灰色长衫的宣科先生精神抖擞的从侧台登场,立刻迎来满堂掌声。宣科先生的口才堪称一流,整晚的演出大概有一半是他在滔滔不绝。

而这些堪称国宝的古乐当中,恕我愚顽无知,我真的觉得一曲和另一曲之间的差别甚小,以至于最后我的脑海中没有对这些旋律留下什么印象。

 

古城•溪水•夕阳

 

古城还是那座古城,但它承载的文化内涵正在悄然改变,对于这种“进步”不知是应该感到兴奋还是遗憾。随着时间的改变似乎一切都在变,不变的恐怕只有古城里这淙淙流淌的溪水。

她来自玉龙雪山,经久不息地奔流着,好像在向人们讲述,诉说着那些如烟的往事,阐释着这里亘古的美丽,而今夜,她却有些悲悲怅怅,只能孤独、寂寞地流淌。

很多人带着幻想来到丽江,很多人离开的丽江时候也把幻想留在了这里,付诸这里的小桥流水,冲个干干净净。

丽江的夜色来得特别晚,到了晚上七点的时候,太阳依然高高悬挂在那西山久久,不愿离开,艳红的阳光洒遍古城的每个角落——洒在古朴的屋顶上,让所有古屋显得金碧辉煌;洒在迎风摇摆着的柳枝上,让那风情的杨柳更加妩媚;洒在哗啦啦的小河上,让洁白的河水顿时披上一条金色的彩带……走在这落日余辉当中的人们,不但被照亮了眼睛,更被这余辉的温度温暖了心灵。而我,却醉了。

 

何必匆忙?

 

看到网上流传的一个关于丽江的故事。

《纽约时报》的记者曾这样描述丽江:“这是世界上生活节奏最慢的一个城市。”因为当他在丽江的时候,每天都能看见一个老太太在早上十点准时坐在自家门口,看街上的人来人往,而他每次问这位老人在干什么时,老人的答案很简单:“晒太阳”。当他即将离开的时候,他形容自己“十分愤怒”,因为他不明白为什么在丽江,大家生活的节奏是那样的慢,当他把这个疑惑说个那位老人时,老人幽幽地说:“人一出生就要朝一个目标前进,那就是坟墓,而你为什么要快快地奔向那里去呀?”

我们这些外来人,在丽江大多来去匆匆。多年之后,丽江,除了记忆中留下了些碎片之外,也许,还有更多。

在狭小的青石路上,人们就不断地在这些演唱者的歌声当中、跳舞者的身影当中穿过。当走到了自己有感觉的那间吧便走进去坐坐。而我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走着,我喜欢这样跟着那一缕一行的人们静静地走着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要去那里,我也不知道我想去追寻些什么,只是想在这喧嚣的古城深处一个人静静地穿越那伤感与美丽。

 

舍与得

 

在丽江待了几日后,以前总喜欢海阔天空整天侃大山的我们,忽然变得安静了许多。我与一个隔阂两个月之久的同事,居然在坐了一个晚上什么话都没聊的情形下,相视对笑起来。

在丽江,工作非常顺利,以至于大家有点基本上没感觉到多大的劳累。更为离奇的是,有位女同事长达三年的失眠,却在丽江得到了根治,以至于回来后她还说将来每隔两年都要去趟丽江。

看来,丽江不仅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地方,还是一个疗伤的地位。

可对整天忙碌的我们,如果不是这次工作的机会,我会舍得丢下工作跑到这里来旅游吗?

不过在丽江,我还真是认识了这么一对给自己放假来散心的夫妇。男的是一家上司公司的部门经理,他每天都有干不完的活,可每年他总要抽出两周的时间,陪同夫人出去游山玩水。他说,并不是说我们有多么贪玩,而是我知道,人嘛,只有舍弃,才能得到,这就是古语中的“舍得”嘛。

舍得,先舍后得!这或许是我丽江之行的最大收获吧。

责任编辑:潘玲先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