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社会主义论坛/随笔/正文
罗炳辉:遥想迪里坡
http://www.yunnan.cn  发布时间:2014-06-10 15:18:56 星期二  来源:社会主义论坛      
订阅《春城手机报》:综合版发送CCZH到10658000(5元/月)

迪里坡,是一个地名,也是一首民间调子的词牌名。迪里坡,也是一个传说,一段故事,一个历史。

程海,在渔歌晚唱中,用红霞将夜晚染得渐渐安宁。程海西坡,那些野草与不高的树林,描摹着湖边的光影,用勇气,一翻山坡,便到了迪里坡。漫山的松叶,清香淡淡。那些映山红、山茶、小杜鹃花,总会在春天里让鸟儿自由地欢暢。一年四季,总会用不同的姿色,让人喜欢迪里坡。

翻开泛黄的历史,一个优美的传说,会随迪里坡缓缓而下,在村里的闲暇时光中,永远不会老去。传说,从迪里坡上那块高大的石头开始。一个力大无比的年轻人,貌似神仙,背着这块高达三米有余的大石头,要将闷水洞堵住,让迪里坡下的这个坝子,变成第二个“程海”。他来的时候是夜晚,当途经迪里坡里时,一只公鸡在坝子里鸣叫,这意味着天亮了,新的一天又来临。他只能将石头放下,又离开迪里坡。他也认为,这是天意,迪里坡下的坝子,会永远守望在坡下。就这样,坝子里的人们,世世代代在这里过着鱼米之乡的生活。随着朝阳、夕阳,将一缕缕的青烟,默默典雅地,送出迪里坡。

迪里坡下,迷人的迪里水库风光,也能放飞守望者的思绪。春日的水,清澈,随阳光闪着波光,周的松树林下,梨花也在树梢展示它的无瑕,桃花羞红了脸颊。那些红领巾,在欢快地释放着天真与无邪。那一抺桃花红,在红领前,变得有些粉了。风筝,也会在空中摇曳,但十分宁静,仿佛在嗅食春天的味道。田地里,没有太大声响的劳作,拉开春播的序幕。那头老牛,在春天里也没有了疲惫。水田、老牛,还有人群,与青山、花朵及抽绿的柳条,定格成迪里坡下的春色。夏天,没有外界那般炎热,因为这里有树、有水、有微风。那玉米树已有一人之高,在绿色的世界里,它清快地吐着“红帽”,那些红丝也是玉米的花蕊,孩子们将它称为“胡须”,还在地里散发着清香。这种清香能让人陶醉,让人在乡野清风中,将心灵洗涤在飘渺的时光里。稻田的两旁,河流带着小沟,让那些小家伙们心情地游动。最终,那些河水的生命,还会终结在闷水洞。秋的色彩是最多的,总会有一种能让你弹走心底的尘埃。梨树的叶子,红黄相间,将山的色彩,披上秋的专利。迪里水库边,那些野荞,叶还是绿色,但那些初开的野荞花,却颜色各异,一层一层的,远处看,有油画的味道,近处看,是真实的味道。像梯田般,用那些野花铺盖在草丛旁,没有修饰,只有自然。听到了,一串串铃铛的声音。一个衣着朴实的小姑娘,带着红领巾,偶尔挥动着鞭子,放牧着牛羊,身后,还有一群群的毛驴、小猪。或许,这是迪里坡下的特色。那蓝得透彻的天空,与迪里坡的景色,将秋的喜悦收揽。还有一群,在河沟里捞鱼的男娃,沉甸甸的笆篓,还有脸上的那些泥巴,似乎总结了半天的劳动。大人们也开始在将金色的稻穗收割,擦去汗水,满脸的笑容,也在土里留下一串串的脚印。冬日的阳光,总是慵懒的。豆苗、麦苗,已青青地着色于这片土地。玉米杆子,已一堆一堆地垒在了红土地上,与土地和颜悦色。麦蒗菜,也已长出,待杀年猪时,可作酸菜,这也是迪里坡下的特色。随着阳光的越来越暖,这里也变得热闹起来,杀年猪、做米花糖、打粑粑、除尘,准备过年。年味也越来越浓,直到春正浓时才走开。

在迪里坡下,总会流行一首民间调子,记不清楚是何时,人们将它称作《迪里坡》。“啊噫哟,迪里坡上么哎哟哎,迪里坡上汽车来……”,特别是那些妇女,声音高亢、辽阔而深远,没有一丝杂音。在村里有人结婚的时候,在迪里坡下闲暇的时光里,总会能欣赏到没有任何伴奏的民间小调。就像迪里坡一样,不断散发着它的魅力。在劳作之时,也偶尔会听到这样的天籁之音。在以“迪里坡”命名的小调里,“赶马哥”一曲,似乎与茶马古道有关,女人的男人沿着茶马古道,从十二栏杆坡进入丽江古城。这一路的艰辛,让女人们担心,便在小调里无奈地埋怨自己的男人:“砍柴莫砍葡萄藤,嫁人莫家赶马人,哎,三月啰……”。时光已消逝,茶马古道早已成为历史的印记,但这些民间小调,却还会响起。迪里坡下,以《迪里坡》为代表的民间小调,以原生态的姿态,流淌着群众智慧,与那山,与那水,与那人,形成美妙的结合。人们唱这些小调时,也称唱“曲子”。这种特殊的称谓,也只有在迪里坡下才能了解。人们在生产生活中,也以《迪里坡》的曲调为基准,根据不同的场合,随口而唱出不同的内容,也着实让人感到惊叹。就这些热爱生活,将生活艺术化、淳朴化了的人们,才能在大山里找到创作的灵感,脱口成歌。

迪里坡下,还暗藏着神秘。这里的人们都知道,在坝子中,表层是泥土,泥土以下是草莓地的“草海”,一直深埋着“万年桩”。所谓的“万年桩”,其实是一个松树桩,不管岁月如何流逝,它却仍旧光滑而坚固。它究竟被埋藏了多少个春秋,又是如何埋于此的,这一切,都是一个谜,人们无法破解。这也是一个传说,一个不老的传说。老人也会娓娓道来,这里与程海是一对美丽绝伦的孪生姊妹,程海是姐,较为勤快。有一天,姐姐忙完农活回家,看到妹妹还在床上酣睡,便掀开被子,让她起床。妹妹起床才发现,已是近昏,自己感觉羞愧,便顺手将杂草蒙住自己的脸。没想到,此时电闪雷鸣,地动山摇,她也变成草海止不往下沉。玉皇大帝便派手下搬来三块女娲补天时留下的巨石,支撑于地下,才使草海幸免于难。草海便痛改前非,砍树桩深埋地下稳固地基,便勤耕劳作,安居乐业。与迪里水库遥乎相望的,还有一个秘,人称闷水洞。这是迪里坡下水流的唯一出水口,历经沧桑,水流进洞后却不知去向。民间有人将米糠放入闷水洞中,从板桥的一些大型出水口及程海等地的大型出水口,观察是否有米糠浮出,但终就没有寻到米糠从附近的出水口浮出,最后还是成为千年之谜。但人们还是对它感恩。

民间小调还在响起,四季的色彩还在不停变换,故事与传说还在继续。总会想起,一个叫迪里坡的地方。

责任编辑:蒋敏

打印 收藏 关闭 进入社区 首页
版权声明:

①云南日报报业集团授权云南网,在互联网上使用、发布、交流集团10报4刊的新闻信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云南日报报业集团任何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或“来源:云南网-云南””。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云南网”的作品,系由本网自行采编,版权属云南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云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联系方式: 0871-4156534

附:云南日报报业集团10报4刊:云南日报 春城晚报 云南经济日报 影响力 滇池晨报 云南法制报 大众消费报 文摘周刊 东陆时报 社会主义论坛 车与人 民族时报 云南科技报 大观周刊